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日本战国时代的著名父子:长宗我部元亲与长宗我部盛亲
日本战国时代的著名父子:长宗我部元亲与长宗我部盛亲

长宗我部家据说出自秦始皇的子孙,后来渡到日本避难,遂称秦氏。早年秦氏居住在信浓国,后来又迁到了土佐国长冈郡的宗我部乡居住,而宗我部一族里,又分别居住在长冈郡和香美郡,因此为了予以区别分别称为“长宗我部”与“香宗我部”。而在《四国军记》里长宗我部家是从信浓国来的秦氏,而香宗我部则是土佐国土著,并不是一个家族。长宗我部家的出身扑朔迷离,其“秦始皇后裔”的身份也是疑点重重,很可能家祖只是从中原逃难过去的难民也说不定。

不过,家族血缘在英雄不问出身的战国时代,自然就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在战国时代,连织田信长、德川家康都先后冒充过藤原氏、平氏、源氏等家族出身,谁又会在乎一个小小的秦氏呢?

长宗我部家在长宗我部元亲的爷爷长宗我部元秀的时代曾经一度灭亡,后来在父亲长宗我部国亲的领导下才逐渐复兴,到了长宗我部元亲的时代,更是将长宗我部家的势力扩张了到了几乎整个四国岛。

不过,长宗我部元亲在迈向统一四国之路之时,遭遇了灭顶之灾。此时取代了织田信长成为京畿掌控者的丰臣秀吉对四国岛发起征伐行动,贫弱的四国岛又如何是丰臣秀吉的对手,在丰臣家铁蹄之下战败降服,领地被缩减至土佐一国。

然而,领地的缩减还不是对长宗我部家最大的打击,对长宗我部元亲来说,天正十四年(1568年),在丰臣秀吉发起的讨伐岛津家的“九州征伐”之中,长子长宗我部弥三郎信亲奉命出阵九州岛,在与岛津家之间的“户次川合战”中不幸战死,这才是长宗我部家最大的损失。长宗我部信亲是长宗我部元亲统一四国的行动中相当活跃的武将,长宗我部元亲也曾发给过文书,表示自己相当看好这个继承人,希望将来将家族的重担交予信亲。

在长宗我部信亲战死以后,为了长宗我部家的存续,长宗我部元亲不得不从孩子们里重新再挑选继承人,此时长宗我部元亲的孩子还有次子香川五郎次郎亲和、三子津野孙次郎亲忠、四子千熊丸(后来的右卫门太郎盛亲)。在江户时代记载长宗我部家的史料《元亲记》里所言,要是长宗我部元亲不幸也战死的话,丰臣秀吉比较认可元亲的次子香川亲和继承长宗我部家。然而,无论是次子香川亲和,还是三子津野亲忠,都有在丰臣政权当人质的经历,对丰臣秀吉抱有深深怨念的长宗我部元亲不希望他俩继承家督,因此才选择了四子千熊丸。

实际上,香川亲和以及津野亲忠都分别被长宗我部元亲过继给了讃岐国的有力国人香川家以及土佐国的有力国人津野家作为养子,将来会继承两家的家业。长宗我部元亲的做法在战国时代是一样很常见的事情,织田信长也曾将次子三子信雄与信孝过继给伊势国的名族北畠家以及神户家,更比较有名的便是毛利元就的儿子吉川元春与小早川隆景了。将儿子送往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从属势力之中,既是一种表现友好的方式,同时儿子作为养子继承养父的家族,可以让养家成为本家的同族家族,从而扩大本家的势力。同样,四子千熊丸也曾经过继给了吉良播磨守亲正当养子(吉良亲正同时是长宗我部元亲的侄子,他的父亲吉良亲贞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弟弟),不过吉良亲正在户次川合战中同长宗我部信亲一同战死了,再加上吉良亲正上头还有个哥哥吉良亲实活着,而此时的土佐吉良家也已经是长宗我部一族的血脉,大概是权衡利弊以后,长宗我部元亲才决定让四子千熊丸回归本家作为家督继承人吧。

然而,家督的继承人不单单要看长宗我部元亲的意思,在长宗我部家中,如上文提到的吉良亲正的兄长吉良亲实(长宗我部元亲的侄子兼女婿)、以及元亲的堂兄弟比江山亲兴(其父是长宗我部国亲的弟弟长宗我部国康,后成为比江山城主,遂以比江山为苗字)都反对长宗我部元亲越过次子、三子而挑选四子继承家督。结果长宗我部元亲一咬牙竟然将二者杀害,灭亡了两家,吉良家与比江山家虽然是长宗我部家的家臣,但是其具备一定的自立性以及势力,这也是二者能够威胁到长宗我部元亲以及元亲之所以诛杀他们的原因。与室町幕府几乎提倡家臣做大对抗主家不同,丰臣秀吉的桃山政权要求大名们要具备对家臣的绝对的权力,拥有一个相对集权的家臣团,这样才能够维护领地的稳定与长治久安。因此虽然长宗我部家的继承人问题是吉良家与比江山家灭亡的导火索,但是即便没有这个问题,长宗我部元亲迟早也会对这两个势力过大的同族下手的。

丰臣政权下的长宗我部家

千熊丸在元服之后取名为长宗我部右卫门太郎盛亲,此时家族中同样拥有元亲血脉的拥有继承权的除了盛亲以外,还有他的哥哥津野亲忠(二哥香川亲和已经病逝)。同样,津野亲忠也是长宗我部家中的一大势力,因此长宗我部盛亲为了让家族内外都认可自己的继承人身份,不得不努力地为了长宗我部家而奋斗。

在丰臣秀吉掀起的侵略朝鲜的战争“文禄·庆长之役”中,长宗我部元亲、长宗我部盛亲均率军出阵朝鲜作战,二者也以“大殿样”、“若殿样”连署签发文书,实行双头政治,同时也确定盛亲的继承人之位。长宗我部元亲此举可以让下一任家督长宗我部盛亲积累功绩,从而获得家臣们的认可。

不过,在丰臣政权属下的时期,除了在朝鲜征战以外,土佐国内的史料之中,大多数记载都是由长宗我部盛亲统治的。此时的长宗我部元亲经常要前往京都以及大坂城,没有时间管理领内,因此交由长宗我部盛亲管理。同时,长宗我部元亲担心盛亲年轻气盛,特意派遣了自己信赖的僧侣非有前去辅佐长宗我部盛亲。长宗我部家实行的双头政治模式是,长宗我部元亲在领内时,政务由父子一同处理,如果元亲上京出差的话,则让非有辅佐长宗我部盛亲处理领内军事政务。

同时,长宗我部盛亲作为长宗我部家的继承人来说,想要成为丰臣大名的一员,丰臣秀吉的认可就显得相当重要。因此,长宗我部盛亲的名字“盛亲”二字中的“盛”字,拜领自丰臣秀吉的奉行之一增田长盛的名字。之所以不从丰臣秀吉处拜领名字,正式因为希望增田长盛作为丰臣政权中重要的一员,能在长宗我部盛亲继承家督时帮衬一把,巩固盛亲的地位。

随后,文禄五年(1596年),丰臣秀吉前往伏见城的长宗我部宅邸做客,长宗我部元亲与长宗我部盛亲一同献上了贡品,次年,长宗我部盛亲就已经开始单独觐见丰臣秀吉了,这说明丰臣秀吉也认可了长宗我部盛亲的继承人之位了。

丰臣秀吉在庆长三年(1599年)过世,次年,长宗我部元亲也跟着去世,在病死前的几个月,长宗我部元亲自知命不久矣,便没收了三子津野亲忠的领地,将其幽禁。这是元亲担心自己死后长宗我部家会陷入继承人之争,从而做出的艰难决定。长宗我部元亲死后,长宗我部家的双头政治便宣告寿终正寝,长宗我部盛亲正式独立作为家督执政。然而在长宗我部盛亲执政的第二年,日本就爆发了决定天下走势的“关原合战”。

在关原合战中,长宗我部盛亲率领着长宗我部家从属毛利辉元、石田三成主导的西军作战,与岛津义弘相比,长宗我部家的军役原本只需要派出两千兵马,盛亲却动员了五千人以上参加了关原合战。不过九月十五日的战斗中,西军战败,长宗我部盛亲的军队受到各地东军的追击,狼狈地逃回了土佐国。在回到土佐国之后,担心胜利的东军会拥立自己的兄长津野亲忠代替自己继承长宗我部家的盛亲第一时间先将幽禁的兄长杀害,从而断绝了长宗我部家的继承人之争。

在这之后,长宗我部盛亲一边整顿军备,巩固国内的防御,一边积极地与德川家康的家臣井伊直政联系,希望井伊直政能够作为中间人,保障长宗我部家的存续。最终,德川家康决定把长宗我部家的领地土佐国一国没收,将长宗我部盛亲转封至别处,同时让从属东军的大名山内一丰代替长宗我部家成为土佐国的国主,并派出井伊直政的重臣铃木重好接收长宗我部家的本城浦户城。

然而,长宗我部的家臣们因为反抗领地没收掀起了浦户一揆,德川家康迅速命令土佐国邻国的大名回国率军前往平叛,在平叛以后对各大名做出了一定不能再度爆发一揆的指示。同时因为这件事,德川家康不再愿意让长宗我部家重归大名行列,井伊直政不得不让长宗我部盛亲暂时蛰伏,以待时机。

领地被没收以后的长宗我部盛亲,不得不作为家臣流浪于诸如藤堂高虎等大名的家中,同时住在德川家康办公的伏见城,希望有机会复兴长宗我部家。因为立花宗茂在关原合战战后被除封,又重归大名行列,因此长宗我部盛亲认为复兴家族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只是因为作为取次的老好人井伊直政在关原合战不久后就死去了,因此才显得困难重重。

庆长十五年(1610年),此时距离关原合战已经过了十年了,眼见复兴家族遥遥无期的长宗我部盛亲失意地出家入道,法号幽梦,迁往了平安京居住。

庆长十九年(1614年),“大坂之阵”爆发之前,丰臣秀赖邀请长宗我部盛亲加入丰臣方进入大坂城作战,此时的长宗我部盛亲为了实现家族的复兴不得不赌上一把,便加入了丰臣方,最终战败被捕,在六条河原被斩首,首级则被摆在了三条河原示众。长宗我部盛亲的孩子以及孙子均被江户幕府追捕杀害,连长宗我部盛亲的弟弟长宗我部右近大夫(在关原合战后与长宗我部家断绝关系并出仕了加藤清正)也被连累,召唤到了伏见城赐死,长宗我部一族明面上的血脉绝嗣。不过长宗我部盛亲据说有私生子,而他的孙子也据说还有隐姓埋名幸存于世的,但是这些人是否真的具有长宗我部家的血统,或者单单只是冒认,已经很难去考证了。

长宗我部一族为了巩固家族统治,流了多少鲜血才让长宗我部盛亲顺利继承家督之位,因此盛亲对长宗我部家的灭亡抱有深深的愧疚感,时刻想要复兴家族,这才导致他最终步入了大坂城。结果不但长宗我部家没复兴不说,还把长宗我部家嫡流的血脉给断得干干净净。

海盐县西塘桥共良模具加工厂  电脑版  手机版  海盐县西塘桥街道大桥北、东桥堍(淘泾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