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崩密列自由行攻略 儿童门票
崩密列自由行攻略 儿童门票

崩密列位于柬埔寨,是一个佛教的重要圣地,这里每天都会有教徒前来虔诚的祈祷和祝福,让你们感受到温暖,这里的人们带着一丝骄傲和虔诚,下面给大家分享崩密列自由行攻略。

崩密列残留着最朴素的古老,那是它最迷人的元素,残缺的美不悲情。

柬埔寨是个神奇的国度,曾经繁荣辉煌不可一世,之后走向没落历经劫难,如今贫穷的生活里依然开着绚烂的莲花。

如果说小吴哥寺的宏伟建筑和精美浮雕是一场视觉的盛宴,巴戎寺的四面佛那神秘微笑是一个难解的谜题,那么,崩密列就真的只是一堆废墟。而一个地方之所以能被称为“废墟”,一定是因为它曾经繁华和辉煌过,却因种种原因,如今繁华逝去,辉煌不再。

去过吴哥窟旅行的人,一定都会告诉你,在出发之前最好先看看攻略,了解一些宗教知识和历史背景,不然去了就是看一堆烂石头。

而崩密列能供人了解的文字信息着实太少,无从知晓它的来龙去脉。又因其遭受天灾人祸的严重损毁,专家们无从着手修缮,使其成为是吴哥建筑群里为数不多的未经修缮的遗迹。

恰恰是因为如此,崩密列以其破败、隐秘和最原始古老的风貌,吸引无数好奇的游人前来探险,有人称其为吴哥遗迹群中最难前往却最值得去的地方。

崩密列(Beng Mealea),在柬埔寨语里是“莲花池”的意思,对于一个佛教国家而言,用“莲花”为寺庙命名,可见这座寺庙的地位之尊贵。

根据现存的建筑特色和风格,专家们推断,崩密列建于11世纪末到12世纪初,即苏利耶跋摩二世时期,早于小吴哥寺,是吴哥建筑群里第一座完全用砂岩建筑的庙宇,建筑规模和面积几乎与小吴哥寺相当,是一座供奉湿婆神的印度教寺庙。

由于各种不为后人所知晓的原因,这座神庙似乎从未完工,原本应该布满精美浮雕的外墙上空空如也。

自然的风化、战火的摧残和人为的破坏,导致崩密列损毁严重,终被彻底废弃,这座充满神秘气息的古寺就这样完全淹没于原始密林之中,直到百年前,在被外国探险家偶然发现时,它仍维持着最原始的模样。

人们该拿什么拯救它?这真是个让人崩溃的废墟,据说美国曾想修复崩密列,但考察过后仍不得不放弃,保留它最原始的风貌,保留它破败的模样,或许就是对它最好的救赎。

崩密列披着神秘的面纱,在千年的时光里,沉睡于原始密林,在众多享遍盛誉的吴哥寺庙中,它只是一处偏远的废墟,却有着最本真的模样和神秘的历史。因地处偏远,路况较差,崩密列距离暹粒市区大约需要2小时车程,鲜有旅游团会前来崩密列,大多是慕名而来探险的游客。

崩密列虽没有女王宫的富丽堂皇,没有吴哥寺的惊艳震撼,没有巴戎寺的神秘微笑,游人罕至,它不为喧嚣所扰,独享一份清净。你可以在这里慢慢探索、慢慢挖掘,每一处废墟,每一块长满青苔的石料,无不彰显它的神秘和沧桑,每一个角落都是荒凉的气息,每一个细节都是历史的见证。

从位于暹粒市中心的酒店出发,驱车大约2小时,司机把我们送到崩密列寺庙门外的护城河石桥上。崩密列的建筑格局与小吴哥寺如出一辙,古老的护城河如今看起来就是一条臭水沟,乌黑潮湿的淤泥里长出碧绿的荷叶和水草,莲花盛开的季节,想必这里定如“莲花池”的名字,是一片莲花的海洋。

站在石桥的中央,迎面而来的是长长的宽敞引道,引道两侧便是原始密林,一眼望不穿对面的景致,不禁让人遐想连篇,千年以前的庄严和豪华景象犹在眼前。

桥头两侧耸立着栩栩如生的蛇神那迦(Naga)雕像。吴哥窟的众多寺庙里,都能看到蛇神的图腾,但置身于人潮涌动的景区,每次遇到蛇神雕像也只是匆匆路过,崩密列异常安静,少了人声鼎沸,让人不禁慢下脚步来细细看。我惊喜地发现,原来蛇神雕像也有许多不同。

柬埔寨的民间传说,蛇神那迦(Naga)与雨水密切相关,掌控着帝国的繁荣命运,并被视为连接天堂与人间的彩虹桥梁,柬埔寨人把蛇奉为吉祥、平安、力量和守护的象征,常见于吴哥寺庙的引道、屋顶、门檐等处。

崩密列有多处的蛇神雕像,远远看去像是蓄势待发的眼镜王蛇,走近一看,翘起的扇面上竟有一大几小的蛇头张牙舞爪的样子。

蛇神雕像有五头、七头和九头,中间的蛇头最大,两侧对称分布小蛇头,眼镜蛇头组成了天蓬,不同的蛇头数量有着不同的寓意。柬埔寨信奉蛇神,根据传说,五头蛇为水神,七头蛇被视为柬埔寨国家起源的神圣象征和王国兴盛的保护神,九头蛇为至高无上的皇族象征。

在柬埔寨,七头蛇神无处不在。崩密列入口处的引道两侧,便是七头蛇神,引领着甬道通往崩密列寺庙深处,保护着每一个虔诚地行走在引道上的人。

而在引道的中段,便能看到五头蛇神,雕刻精美,纹饰清晰,栩栩如生,守护着这个国家的风调雨顺。

令人遗憾的是,不知是当地人的手笔还是外国人的杰作,很多蛇神雕像都被砍掉了蛇头。虽然残破,但蛇神那迦依然坚定地守护着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

走完长长的引道,一堆如方糖般切割整齐的石料横七竖八地堆砌在眼前,那里便是崩密列寺庙的入口。

原本想象过崩密列的残败和荒芜,没想到它竟是如此,损毁的严重程度超乎想象,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甚至没有一处完整的建筑。

破败多引人伤感,但崩密列却给人一种特有的静谧感。走在坍塌的建筑旁,仍能感受到一种恢弘的气势,风韵犹存的建筑主体诉说着历史的沧桑,虽然没有小吴哥寺那般精美的雕刻,但在堆砌的石料下留点心意,你就能发现很多意外的美景,断壁残垣间存留着些许造型别致的花卉和婀娜多姿的仙女,荒芜的时光仍旧难掩寺庙昔日的繁华。

堆砌的石面上爬满了青苔,坍塌的围墙间长出了树木和野草,数百个春秋,在崩密列被废弃之后,在外国探险家到来之前,这座古老的建筑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丛林中沉睡了千年,与丛林的生灵同呼吸共生长,一同分享阳光和雨露,一起承受风霜和雨雪,在悠长的岁月里相依相伴相守相随。

如今,丛林的生灵成了崩密列寺庙里最有灵气的生命,古老寺庙的历史被封存进尘埃,但它的灵魂却跟随着这些生灵一同地呼吸。

崩密列身处密林,青苔便是它的外衣颜色,茂盛的大树成了它的遮阳伞,哪怕是在光线最强的中午,崩密列也依然有着分明的色彩,亘古不变的光影与古寺的身影相互映衬,既斑驳又美丽,既厚重又神秘。

深入崩密列景区,里面唯一的现代化设施便是木桥栈道,这条栈道是在拍摄电影《虎兄虎弟》时搭建的,也正是因为这部电影的拍摄和宣传,才让更多的人领略到崩密列的神秘感,吸引着众多猎奇的探险者慕名而来。

崩密列已不再有完整的寺庙建筑和佛像雕塑,只有残存的窗棂和回廊在宣告这里曾经有过的繁华和辉煌。

满怀着对佛教信仰的虔诚,我小心谨慎地穿行在崩密列的废墟间,仿佛是穿越了时光的隧道,来到已沉睡千年而无人踏足的崩密列秘境,我俨然就是一个探险者,在这里寻找未知,寻找传奇。

在崩密列深处,我遇到一个穿着红格子上衣的小男孩,约莫十二三岁,他叫阿康,会讲一口流利的中文。看见我儿子Rui的第一眼,阿康就用一副惊讶的表情问我:“你带着这么小的孩子,来这里做什么?”

我笑着对他说:“来探险啊。”

他好像突然释怀:“崩密列值得你来探险。”

吴哥的很多景区都有兜售明信片或是乞讨的小孩,但是阿康很特别,他的脸上有着特殊的成熟、坚毅和自信,我好奇地问他:“你不用上学吗?”他没有回答,反过来问我:“上学是为了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只有惯常的经验,我世故地回答他:“为了以后的生活,可以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他的回答却让我震惊:“吴哥窟很美,世界各地的人都纷纷赶来,我不会离开这里,我不需要其他选择。”

跟他交谈许久,如果不是从体型判断,我完全可以相信他是一个经历丰富的成年人,无法想象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竟然在最纯真最快乐的年纪,就好像已经经历过复杂的生活。

他不像其他兜售或乞讨的小孩,他是崩密列有名的探险家和金牌导游,他知道从哪里进入崩密列寺庙的内部,知道去哪里能探索崩密列最深处的秘密,知道什么时间的光线最适合拍出柔和的风景照,知道什么地方的景致最适合拍出美丽的人像照。

他就是崩密列秘境里行走的传奇,他是许多旅游团指定的崩密列探险之旅导游,每次出行的团费,至少是30美元。小小年纪,他已是当地的名人。

交谈甚欢,阿康很乐意当我们的导游。跟随着阿康的脚步,我们开启了一场非比寻常的崩密列探险之旅,领着3岁的Rui,翻过高墙,穿过窗户,走过屋脊,我们在迷宫般的废墟间领略着历史的厚重和沧桑,感受着探险的刺激和惊喜。

如若不是他的带领,我们只是兀自走在崩密列的旅游路线上,看到一些表面的东西。崩密列的探险,就是深入栈道和掩藏在废墟下方的回廊,看墙壁上雕刻着的佛教神话,看古寺的窗棂和回廊间光影的变化。

探险之旅结束后,阿康只收了我10美元,他说:“难得遇到这么聊得来的人,知音无价。”他的成熟总是与他的年龄这么不相符,我也只好笑着对他说:“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崩密列之旅没有惊艳之感,阿康是途中的奇异风景。崩密列以其残缺的唯美和久远的荒凉震撼人心,以宁静的神秘和掩藏的秘境深锁人心,那一堆堆废墟的背后。

是一个王朝从崛起到衰亡、从繁荣到没落的历史沧桑,是一千年来古寺与老树、光照与影子相生相随的合唱。

你不能轻易就得来崩密列的美,只有静静地聆听才能感受它的古老灵魂在呼吸,只有勇敢地探险才能领略它的野性乐趣。

崩密列的辉煌早已随着时光逝去,如今残留着最朴素的古老,正是它最迷人的元素,残缺的美却不悲情,朴素的真实里渗透着依旧旺盛的生命力。

海盐县西塘桥共良模具加工厂  电脑版  手机版  海盐县西塘桥街道大桥北、东桥堍(淘泾北路)